大学生创业不是过家家
来源:人才网 日期:2014-07-01 浏览

    走出大学校门不到一年的西安大学生舒正义高调宣布开办公司,9天之后又高调宣布“破产”——这个不满23岁的大男孩在网络上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不少人认为这是一场炒作,有人甚至发出这样的质问:“开公司不是过家家,你想开就开呀?”

    据记者了解,因为受骗上当,舒正义宣布“破产”的公司根本还未曾注册。

    开公司9天即宣布“破产”,舒正义说正在写遗书。

    4月22日,西安某媒体以《8名大学生创业办公司西洽会上受到副省长肯定》为题报道说:23岁的大学生舒正义信心十足,他和其他7名大学生共同创办的公司正式亮相了。在刚刚结束的第12届西洽会上,舒正义带着公司代理的环保防水手电走上西洽会,给副省长等领导做了现场演示,得到了肯定,引来媒体记者的关注。

    几天之后,另一家媒体又报道:4月29日,舒正义一天没有吃饭,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跑学校、跑银行,但是没贷来款,“原因很简单,现在我没有房子、汽车做抵押,也没公司当担保”。困境中,舒正义作出决定,召开记者招待会让公司“破产”。

   激情满怀的大学生开公司仅仅9天就因资金短缺而宣布破产,5月5日,本报记者联系舒正义时,他激动地说:“你不要来了,我正在写遗书呢。”记者火速赶到舒正义租赁的位于西安市南郊兰泰花园的一套民房,面带稚嫩的舒正义激动地对记者说:“我响应国家政策,自主创业,为什么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政府却不帮我?我要从钟楼上跳下去,要唤醒大家对大学生创业体制上存在的问题的认识。”

    这套民房被布置成了办公室,客厅里摆放着会议桌椅,一间卧室挂上了经理室的门牌。西洽会上舒正义和副省长交谈的照片被放大,悬挂在客厅的墙上,开业时的10多个花篮还摆放在房间里,但花已凋零。

    找不到理想的工作,舒正义被“逼”创业。

    舒正义去年从西安工程大学毕业。“我完全符合当代优秀大学生的标准,成绩优秀、实践能力强、为人处世也不错。”舒正义说,“原来我非常自信,但是工作几个月后,我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。”不到一年,舒正义换了好几份工作。刚开始他托了亲戚的关系,去某区政府机关谋职,“我中午就走了,因为他们让我从最基层做起,做城管,成天去赶小商小贩,我一个大学生,做不出这种事”。仍然是托了亲戚的关系,舒正义又去了一所高校做辅导员。但他只做了5天,“负责学生报名、军训,很无聊,我又太认真,一个学生没回来,我一晚上没睡着”。后来,他去了一家装修公司拉业务,酷暑中天天到小区门口去发传单。第三个月还没到,一起去的人都走光了,舒正义也想到了辞职,“每一天我都很迷惘,这里不属于我,但我属于哪里?”11月,舒正义又从装修公司辞职。此时,又一批大学生面临就业,竞争更加激烈。

    舒正义家在咸阳农村,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。那段时间,他不敢回去,不敢给亲戚打电话,怕人家说“你一个大学生,还不如没上过学的”。“年前我认为我好像活不下去了,工作不顺心,又没有钱”。他在家过了一个有生以来最郁闷的春节。

    2月19日,他应女友的邀请去内蒙古做客,在火车上看到有人在销售一种不用电池的环保手电。舒正义如获至宝,回到西安后就跟厂家联系,希望代理这个产品。对方要到他的公司考察,他借了同学父亲的公司,被对方察觉后拒绝,在他再三恳求下,对方答应如果一次性进3万元的货,就授权他做陕西总代理。

    几乎与此同时,他应聘到西安一家著名的网络公司做网站设计,“从第八天起我就有了创业的想法。因为做这个太挣钱了。而且大公司有一个缺点,小单子看不上。有一家公司想做一个网站,公司太忙说不做。我就跟他说给3000元就给他做。”19天后,舒正义再次辞职,开始筹备自己创业。

    一片支持鼓励声,舒正义自信快乐开公司。

    “他的提议得到了很多同学和朋友的支持,很快有人表示愿意和他合伙干,其中有的今年将大学毕业,有的还正在上大学。舒正义东拼西凑了4万多元,其他7人共拿出两万多元,8名大学生用7万多元租房、买设备,开始创办自己的公司,结合自己的特长,公司主营域名注册、网站建设开发等项目,并取得了一种环保防水手电陕西总代理的业务,开始了他们的尝试经营。”——这是西安当地一家媒体的报道。

    他说那段时间是他毕业以后最充实快乐的。从网络公司辞了职,白天做网站设计,晚上就去摆小摊卖环保手电,“我不可能永远摆小摊,我也想成就一番事业,我认为只要努力将来会好的。即使努力了不成功,我也无怨无悔”。

    在西洽会上,舒正义第一次用上了“陕西郑氏科技有限公司”这个牌子。碰巧陕西省副省长前来视察,舒正义抓住机会向副省长演示了这种环保手电,被当地一家媒体作为配图刊发。

    真正促使他注册公司,是因为陕西某市一个政府网站项目要求招标,要求招标对象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上。做这个网站可以得到1.3万元,舒正义太想得到这个项目了,他去工商局咨询,出门时碰到有人在发宣传卡,说只要出1万元即可代办注册公司,想要注册多少资本都行。于是舒正义给了对方5000元,另外5000元约定注册成功以后再支付。几天以后对方的电话就打不通了,舒正义这才意识到遇到了骗子。

    开业9天用光7万元,舒正义说破产是必然。

    舒正义办公司用的7万多元中,除了有1000多元是他自己的积蓄外,其余都是借的。他给记者看了一个笔记本,上面记着从今年3月以来借的每一笔钱。其中有不少还许以高利息,比如一笔2.5万元的款项许诺一个月以后要归还4万元。舒正义说,他现在之所以宣布“破产”,是因为借款人提前催款,而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。借款人还搬走了他的传真机、打印机、笔记本电脑和手机,要他拿钱去赎。

    被逼债的舒正义跑到多家银行去贷款,但被拒绝,他认为这是体制的问题。创业失败,舒正义认为自己虽然也有问题,但“体制就没有问题吗?虽然国家鼓励大学生创业,但陕西却没有具体的措施”。他再次想到媒体,就像他宣布公司开张一样,他再次通知媒体说要宣布破产。他说他是想通过此举给政府施加压力,帮他解决资金问题。但只有一家媒体到场。

     7万元,9天就都用光了吗?舒正义认为他没有赔钱,只是钱都投入到公司了。租办公室时,“所有的朋友都反对,认为设计网站只要有台电脑就可以了”,但舒正义还是把它租了下来,并花了2000多元买了原房客的一些工艺品,又花了不少钱添置会议桌、办公桌以及二手的传真机、打印机等一大堆办公用品,“开公司就得有个公司的样子吧。我也到过很多公司,都很长时间了,还不如我公司气派呢。”当时还有当地一家知名度不高的媒体的记者鼓动舒正义做广告,仍然是所有的朋友都反对,但舒正义说:“觉得人家过来了,不好意思。我请他吃了肯德基,后来做了2000元的广告。”

    舒正义有时还是清醒的,网上很多骂他的评论,说他是炒作:“开公司不是过家家,你想开就开呀?”他说:“我觉得他们说得非常对,在万事不具备的情况下,我居然把公司开起来了,破产也是必然的。”他承认有炒作的成分,但没想到影响会这么大。